在巴黎街头,为何经常闻见尿骚味儿 – ENRZ

提起热爱随地大小便的国家,第一个肯定想到印度。其实印度人在这事儿上并不孤单,他还有很多盟友,而法国是这些盟友中最耀眼的那一个。
法国内政部的一份统计显示,40%的法国男人有频繁的随地小便行为。即使公厕近在咫尺,很多人也会选择尿墙根,这是法国从古至今都没能彻底解决的老大难问题。

中世纪的欧洲没有下水道排污系统,所有污物、脏水都倒在街上,牲畜也在街上肆意排便,城市的味道可想而知。尤其是法国,贵族还好一点,有相当于厕所功能的设施,也会对排泄物进行掩埋处理。普通老百姓家没有厕所,用木桶收集污物,然后直接泼在街上。

1608年,亨利4世再也无法忍受自己的法兰西到处屎尿横流,颁布了“禁止从窗口向外泼粪尿”的法令。到了1677年,巴黎警察署长颁布了强制令,要求所有家庭必须在一年内安装厕所。然而,城市环境问题并没有解决。1777年,路易16世又不得不再次颁布“禁止向窗外倾倒污物”的法令。

即使文明在不断推进,浪漫之都巴黎的街头随地大小便现象也并没有减少。政府反思是不是因为公共厕所太少了?于是在过去十年里,巴黎市内已经陆续安装了数百个免费自净式公共卫生间。
近两年又设立了随地大小便专项罚款,去年甚至最高开出了300欧元的罚单。尽管如此,一些人仍然坚持随地大小便,市政部门不得不加大城市清洁费的投入。据统计,一个巴黎清洁工平均每月要处理5.6万平方米的尿渍。

其他盟友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呢?
英国近些年派了不少“随地大小便监察大队”上街巡逻,抓到随地大小便的人会让他当场亲手清理干净,否则就罚款拘留;而孕妇和婴幼儿在自己无法控制的时候,可以在街上小便,也不需要付任何责任。

德国随地大小便地情况可能比法国还严重。因为去年多个外媒报道,尿液中所含的盐和酸正在侵蚀教堂的砂岩基层,世界最高的教堂乌尔姆大教堂就快被德国人尿倒了!

除了增加巡逻人数,忍无可忍的德国政府还在被尿次数最多的教堂、市政厅等外围设置了“防尿墙”,往上面尿的尿会被如数返还到这个人的身上。听起来就很恶心,所以德国人开始慢慢收敛。

虽然排泄的时候比较随意,但法国人天生的浪漫基因决不允许自己做出徒手擦尿渍和淋尿的恶心事。
一个法国设计师突然灵机一动:用尿浇花怎么样?

最近,在巴黎里昂火车站外出现了一些又像邮箱又像花盆的装置。它们是由Faltazi工业设计公司新设计出的街头环保小便池,叫做Uritrottoirs。它能把收集的尿液转换成肥料。

Uritrottoirs的设计者说,既然怎么做都阻止不了一些人尿墙根儿的“爱好”,那就只能先从缓解巴黎街头想躲都躲不开的尿渍和刺鼻气味入手。

Uritrottoirs的箱子里装有稻草、锯末或碎木片,和用来监控尿量的传感器,装满时会发出信号,通知相关人员。随后,这些碎屑会被运到城郊,分解发酵成肥料,供花园和公园的植物使用。

跟一般公共厕所不同的是,这款小便池运作过程中几乎不需要用水。碳跟氮(稻草和尿液)混合,能抑制氨(氨带有臭味)的释放量,能有效抑制尿液留下的味道。

Uritonnoir已在音乐节、露营地和运动场等公众场陆续投放使用。法国国家铁路公司也打算购买更多,大规模投放在其他火车站。

唯一的小问题是,对公共厕所摆在那儿都不会去尿的法国人来说,Uritonnoir目前的宣传力度不够大,也没有明确标识。很多人还不知道这是一个神奇的小便池,仍然会选择尿墙根儿… …

网友表示:借鉴德国的那个墙,然后给墙通电不就好了吗… …

Posted on 24 février 2017 in Chine, Presse

Share the Story

Back to Top